“银幕后的公主”刘广宁:如果一直是公主的感觉,就是我的失败

“银幕后的公主”刘广宁:如果一直是公主的感觉,就是我的失败

今天凌晨,被誉为“银幕后的公主”、配音表演艺术家刘广宁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这位上海电影译制片厂配音演员,在《生死恋》、《望乡》、《叶塞尼亚》、《冷酷的心》、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、《大篷车》、《魂断蓝桥》等经典影片中塑造了形形色色的声音形象。

在塑造温柔善良、天真纯洁的姑娘这类具有形态美和心灵美的角色方面,本身嗓音优美甜润的刘广宁尤为擅长,无论是《魂断蓝桥》中的玛拉,《叶塞尼亚》中的路易莎或是《绝唱》中的小雪,都演绎得极为贴切传神。

毛遂自荐进了上译厂

1939年,刘广宁出生于香港,四岁时随全家移居上海。她的祖父刘崇杰是当时外交界的风云人物,曾任中国驻德意志兼奥地利全权公使。

刘广宁的父母都是戏迷,小时候,梅兰芳、胡蝶等文艺界名人都曾到刘家作客,胡蝶还抱过刘广宁。家人的熏陶,与文艺名家的接触,给童年的刘广宁种下了热爱艺术的种子。

上世纪50年代,刘广宁在学校操场上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部译制片——前苏联电影《团的儿子》,译名为《小英雄》。

当时小刘广宁还奇怪为什么外国人说中国话,后来她看了《大众电影》的介绍才知道是配音,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刘广宁学过京戏,也喜欢听广播,跟奶奶学过北京话因此普通话很好,平时读到好的文字,习惯把它们念出来,“我觉得应该念,念得好很过瘾,念不好便很难过。”

后来,一心向往艺术的她曾到处给艺术团体和院校写自荐信,都没回音。直到有一天,偶然间听说上海电影译制厂招人,就又认认真真地写了封自荐信。这次竟然收到了考试通知,当时还是由妈妈陪着一起去参加的考试。

经过了几个月的严格筛选和试音,刘广宁成为了那一批近十个人里唯一被正式录取的报考者,那一年,她二十一岁,开启了她的配音生涯。

译制片或国产片,她都表现出色

刘广宁进入上译厂后,第一次参与配音的是一部保加利亚黑白片,名为《第一课》。《第一课》讲述了反法西斯战争期间一个女学生的爱情故事,她在里面为一个单纯的女孩角色配音。第一次有这么重的戏份,刘广宁非常紧张,但在有经验的同事的帮助下,顺利圆满地完成任务,从此开始了“在话筒面前的工作”。

随着经验的增加,刘广宁渐渐开始担起重任,为经典影片的主角配音,最经典的角色之一就是《魂断蓝桥》中纯真的玛拉。

家境贫寒的舞蹈演员玛拉和出身富家的军官罗伊深深相爱,却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而没能如期举办婚礼。战争期间,他们失去了联络,玛拉以为心爱的人已经不在人世,在生活窘迫的情况下,沦为了风尘女子。可是,当战争结束的时候,她却遇到了凯旋归来的罗伊。怀着羞愧和悲伤的心情,玛拉选择了自杀,从滑铁卢桥上纵身跃下。

电影让人感慨,战争的残酷,就这样无情地阻碍了一对痴情男女的爱情之路。费雯·丽的美貌众所皆知,而刘广宁那清新柔美的声音更是独属于中国观众的难忘回忆。

日本爱情电影《生死恋》也是刘广宁代表作。片中,女主角夏子由日本演员栗原小卷扮演,这个角色性格开朗迷人,有点任性却充满深情,怪不得两位男性角色都为她神魂颠倒。而刘广宁的配音十分“贴脸”,尺寸拿捏得当堪称绝配,那犹如银铃一样的笑声,是许多观众心中美好的回忆。

除了为《叶塞尼亚》《魂断蓝桥》《生死恋》《望乡》《悲惨世界》《冷酷的心》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《大篷车》等众多耳熟能详的外国影片配音外,刘广宁还参加了《天云山传奇》《沙鸥》《胭脂》《夜上海》等国产影视剧的配音工作,表现同样出色。

导演谢晋拍《天云山传奇》时,女主角施建岚是温州人,以前是越剧演员,普通话台词说不好,片中的演员牛犇就去找了刘广宁,邀请她去为女主角配音。

当时刘广宁正好嗓子哑了,一开始就婉拒了,结果谢晋表示会等她,什么时候好就什么时候来配音。

“如果一直是公主的感觉,这就是我的失败了”

从上译厂退休后,刘广宁和先生潘世炎一起从上海去了香港,这也是她出生的地方。

在香港,刘广宁没有什么熟人,于是又从头开始,在推广普通话的机构当老师,她的先生则教小提琴。

教学间隙,她还为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有声版录音,为香港中学教科书配录了两三百篇小说和散文。

后来,她又从香港回到上海定居,还在《十月围城》《建国大业》两部电影里“打了个酱油”,偶尔也会回上译厂为广播剧等配音。

在几十年的配音生涯里,刘广宁参与配音的中外影视片(剧)约又千部(集)。

对于“银幕背后的公主”这一美誉,刘广宁很感谢观众的赞美,同时她也认真说道,可能是因为配了几次公主的戏,但其实很多角色的差别相当大,“我要做的努力就是在声音里融入剧中人物的气质和性格,要是没有差别,一直是公主的感觉,这就是我的失败了。”

这些年,译制片逐渐没落,还有一些观众会对上映的译制片配音提出质疑。

对此,刘广宁曾表示,如今娱乐形式多了,百花齐放,自然译制片就不再像以往那么受欢迎,但她仍然心存期望,“译制片这枝花我们不能让它凋谢了,应该守住它,发扬它。”

今天凌晨,刘广宁离开了我们。

她的朋友同事,也是上译厂老艺术家苏秀向媒体透露,刘广宁在最后的日子里,仍然想着病好了,还要上舞台,还要表演节目。

苏秀说,刘广宁就是这样一个人,一辈子对艺术热爱、敬畏,“无论是电视台的事情找她,还是里弄里的朗诵找她,她都会认真对待。因为她就爱艺术。这辈子能干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,并且还干了一辈子,是幸福的。”